乔雨君

每个遇见都值得回忆 在匆忙的流逝中 在彼此的世界里 留下瞬间或深刻的影子 回首---遇见你然后遇见自己

Azeros的海螺壳:

思念的白天与黑夜


思念像一场没有尽头的梦游 

从白天走到黑夜 

从冰冷的铁轨到天台的刺骨寒风 

依然孤独唱歌


微信公众号:iazeros

instagram:iazeros


soft leeloo:

2014年2月于云南

Azeros的海螺壳:

这个因欲望而倾斜的世界

《索途碎梦》之,盐味生活



6:00我在厨房里准备饭菜,有岚妮爱吃的排骨,有我爱吃的金针菇,切菜、剁肉、准备作料、烹调……一个顾家的男人很容易成为厨师,母亲曾近说过,男人下厨不能随便,晚饭不能随便吃。至今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深意,只觉得烹出好的饭菜是一种享受,做的饭菜有喜欢吃的人,好比工作被领导认可,岚妮不是领导,做饭也不是工作。像是一种情趣,将我们牢牢的锁在家的范畴里面。突然觉得听懂了母亲的话。

    我不是厨师,做了几年饭仍旧对放盐的度没有十足的把握。每次放一点然后再放一点,一次次的品尝直到满意。这看上去是一个繁琐无聊的过程,做的人却是在一步一步构建美味佳肴,充满激情。...


北漂是自虐者的梦想。

不管是住在7平米的暗格里,还是在勾心斗角的职场中。好像都在漂浮着,不能踏实的落在地上。

也许北漂人的恐惧不是经济上的困难,也不是职场上的争斗。

只是突然会有某个瞬间,他发现,

这里并不属于他,他也不属于这里。

《索途碎梦》之 迷路

    妻子名叫倪小岚,习惯叫她岚妮。“岚妮,起床了。”“岚妮,吃饭了。”……“岚妮,你又去哪了?”

“我……迷路了。”


    岚妮是个路痴,相同的路走过多遍仍旧不记得方向,几次在相同的地方迷失方向。岚妮迷路的时候从不打车回家,倒不是因为打车会浪费钱,她也不是一个会理财的女人,她总说那个能在她迷路的时候带她找到方向的一定要是她最爱的人。这种解释虽然略显无理,但我很庆幸,庆幸在她心里我是那个能带她找到方向的人,那个她最爱的人。

    和岚妮相遇完全是一场意外,那时...

1 / 2

© 乔雨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